玖言

Q:留一句话吧,给那个不能在一起的人!

希望留在你心里的我是值得挽留的

盾冬求文

复4已经过去那么久了,但每每想到盾冬都疼的不行,越想越气,有没有甜点的文补补血,最好我冬冬冷酷一点,大盾追妻火葬场的,虐文的文求轻虐!(虐大盾的可!)姐妹们,拜托了!(♡ ὅ ◡ ὅ )ʃ♡

花吐症

开始的时候只是痒,瑞克摸着喉咙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飞出来,他皱眉喝了几口水,转头仔细的听着肖恩给他讲的笑话。

在一次寻常的聚会后他开始咳嗽起来,肖恩轻拍着他的脊背,眼睛里满是担心,于是瑞克咳得更凶了。该死的流感,他想。

后来瑞克咳的愈发严重,简直像要把他的肺咳出来,于是他被迫休学了。一个人草草裹了条毛毯在洗手间咳的要死不活,奇怪的是他并不发烧,身上也没什么地方疼,只是咳个不停。

“叮叮叮叮叮……”手机亮起来,是肖恩肆意的笑脸,瑞克慌慌张张的撩水洗了脸才接了电话,God,天知道他为什么慌张的像偷情一样。

“嘿,瑞克,你还好吗?洛莉说你生病了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“呃,我还行,咳咳…”说不上两句,他又死命咳起来,瑞克捂紧了听筒,深吸了口气又才磕磕绊绊的问他“学校怎么样了?咳咳,嘶,呼…” 

“老样子,兄弟。”顿了顿肖恩又说“你听上去可不像还行的样子。”

瑞克想肖恩一定又不自觉的挑了挑眉,忍不住笑出声“呵呵呵呵咳咳…”

“还有心情笑!”

“sorry,咳咳,我实在咳忍不住咳咳咳…”

“唉,你好好待着,多穿几件衣服,我等下就过来。”

“知道了,咳咳,你是老妈子吗?咳咳。”

“呵,希望毕业舞会的时候你还能这么牙尖嘴利。小宝宝瑞克。”

“滚蛋,肖恩。咳咳…”挂断了电话,瑞克忍不住傻笑,突然一阵气促,他猛的呕出了一些东西。

是几朵破碎的紫色三色堇,夹着几根毛绒绒的狗尾巴草,混着血丝,那紫色的花瓣像蝴蝶似的被他的呼吸轻轻扇动着。

他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,天呐。

花吐症.「因暗恋而患上的一种疾病,到目前为止没有可治愈此病的药物,唯一的治疗方法是与所暗恋的人接吻。反之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!」

GOD,瑞克捂着脸想,完蛋了,他要死了。电脑里的字像一把剑冰冷的斩下来,飞溅起尖锐的火花。

暗恋的人?他不自觉的屏气,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,弯弯的眉,一头卷发,笑起来像是古希腊的年轻神明,一派天真;眼睛深处却藏着血腥气,那令他更加肆无忌惮了些,无形之中散发着威压,话语间总像在嬉笑逗趣着…

瑞克惊觉好像有些不对,肖恩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,他会喜欢上肖恩算不了什么稀奇事,可他那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喜欢自己,肖恩配的上任何一个姑娘,他不想毁了他。

瑞克甜蜜又痛苦的想,起码他不会知道这一切,这样他就会一直是那个潇洒阳光的肖恩,而他也可以借兄弟的借口多和他待在在一起。

在死亡来临前,多爱他几日。

“叮咚!叮咚!”门铃响了,思绪就此斩断,瑞克吓了一跳,啪的一声合上电脑跑去开门“嗨,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?”门外正是肖恩,毫不客气的拎着大包小包挤了进去。

“我逃课了,废了老大劲才溜过来,等你病好了,可得好好请我一顿。”他一边把东西放好,一边冲瑞克挤了个鬼脸。

“其实你,咳咳,不用做这些的咳…”这该死的病,瑞克暗暗诅咒着,肖恩在这里的时候总是格外严重些。“好了,你别说话了,病好了再讨论吧。保持好体力,士兵!”肖恩说着把一包汤剂兑好了塞给他“顺路在赫谢尔医生那儿买的。”

没用的,他想。

但面对肖恩深邃的眼眸瑞克还是乖乖一饮而尽,“God,”瑞克苦着脸道“喝起来简直跟狗屎一样。”“哈哈哈哈哈…”肖恩笑的见牙不见眼“宝宝瑞克,要不要爹地的糖?”瑞克白了他一眼,绷不住也笑了。

嗓子里又是一阵难耐的刺痒,他悄悄背过头吐出几片花瓣,随手扔进了垃圾桶。艳丽的紫色花瓣如同纷飞的蝴蝶般悄然堕落进暗影中。

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是尽早处理的好。

“我还买了点水果,生病的人要多补充水分才行。”肖恩从袋子里翻出一个苹果,一手拿着水果刀转了个漂亮的刀花利落的削起皮来。

瑞克被迫窝在沙发里,看着他漂亮的侧脸,疼意在喉间肆虐起来,头像发烧一样晕眩着,四肢百骸都因他暖起来。

“……?瑞克?你有在听吗?”肖恩转过头,疑惑的看着他。

瑞克猛的回神,惊觉的收回眼神,“咳,sorry,什么?”Shit,他根本没注意听。

肖恩无奈的挑眉,将削好的苹果塞给他,“我说,洛莉想趁放假的时候一起出去玩会,你有没有什么好地方?”

“咳咳,唔,我没什么想法。咳咳咳…你,你们决定吧。”瑞克刚一开口,声带就像要被撕裂般,他尽力压制着喘咳,直感觉自己要窒息而死。

肖恩紧张的拍着他的背,少年灼热的体温一下下的安抚着他。瑞克攥紧了毛毯,肺像破碎的风箱一样拼命挣扎着,最后咳出了一滩血。

红艳艳的像玫瑰在他手上流淌着。

瑞克攥紧了血迹,困兽般疲惫不堪的仰头喘息着。

过了半响,瑞克才有力气挣扎着起身去洗手,肖恩在他背后深深的看着他不语。

当瑞克出来时,房间已没了人影,只剩下一个滚落的苹果。

他小声的喘息着,喉间火刺火燎的烧着,瑞克没有追出去,他没那个权力要他留下。他无力的坐在地板上蜷缩着。

瑞克只是有点疑惑,为什么连个告别都没有。

在往后几周瑞克再没见到肖恩,反倒是洛莉来的一天比一天勤。不是给他补课,就是给他带各种药和好吃的。但一点也不管用,瑞克渐渐的消沉了下去。

“瑞克?你为什么没吃药?”洛莉熟稔的给他配好药,担忧的看着瑞克。

瑞克只是睁着一双疲惫的眼摇摇头,“没用的,洛莉。”他的声音已经嘶哑的像个老人,“咳咳…”

洛莉几乎要掉下泪来,她偏头紧抿着唇,尽力不让自己发抖。“瑞克,”她忍了忍还是倾身向瑞克吻去,瑞克偏头抵住她没出声。

洛莉披肩的长发遮掩着他们,像在说着秘密,洛莉无声的落泪,瑞克轻笑,手抚着她的发,他们的额缓缓挨在一起。

“洛莉,咳咳…我、我想见他,”

洛莉了然的轻笑,“瑞克你和肖恩真是般配的一对混蛋。”瑞克不解的看她,洛莉只是起身整理了自己的长发“我会帮你的,不过我要收一点利息。”



毕业晚会当天,瑞克居然来了,还是和洛莉一起来了。他看上去健康极了,面色红润,只是瘦了些,但身姿依然挺拔,旁边紧挽着打扮艳丽的洛莉,看起来亲密无间。

“嗨,莉塔,哈哈哈,谢谢!你今天也很漂亮。”

“噢,瑞克他身体还没好全,不怎么讲话。”瑞克则在一旁歉意的笑笑。

“呵呵呵呵,噢,”洛莉颇为兴奋的朝好友挥手“亲爱的,我得去找梅丽莎了。”瑞克点头,洛莉仰头亲呢的吻了他一下便拎着裙子离开,瑞克被吓的一僵,差点跳出去。

晚会颇为热闹,人群随着欢快的音乐舞着,空气热起来,瑞克离校太久,有些搭不上话,也就顺势溜出会场。

会场外是一个小花园,月光轻柔的披洒下来。瑞克才出来,旁边便是一阵窸窸窣窣。

他拐过折角,便见肖恩瘫倒在静谧的草丛里,细碎的树影在他身上晃动着,朦胧的明暗间像个虚幻的神明。

“hi~”

“hi”

“你…成绩不错啊,想去哪儿?”肖恩挣扎起身无果,索性直接躺平,一双眼眸定定的看着天上的星。

“你为什么不来看我?我都快以为你死了。”瑞克也躺在他身边,话语间满是调笑。

肖恩愣了愣,又心虚似的笑起来。

“你不是有洛莉嘛。”

他转头,瑞克只静静的看着他,少年清澈的蓝眼睛里像流淌着整个银河。

无数星辰的中心映着他。

肖恩猛的站起,一口吞下手里的啤酒“刚刚洛莉好像在叫你。”他暗昧的朝瑞克眨眨眼。

瑞克起身,没等他说什么,便是一阵暴风雨般的喘咳,他难以承受的弯下腰,艳丽的三色堇挤着涌出,沾着血液失重的坠落。

肖恩轻抚着他急急的问“你的花吐症不是好了吗?你已经和洛莉在一起了啊。”

瑞克好一阵才勉强平息下来,疼痛的说不出话,几乎快晕过去。

肖恩扶着瑞克才发现他轻了不少,像是一纸碎片,即将在月亮下消散。

“你…你喜欢谁?”话才出口,肖恩才惊觉自己哽咽的不成样子,该死的,不管瑞克喜欢谁,哪怕是市长的女儿,他绑也要绑过来。


他不能死。


不该是他。


瑞克笑起来,手慢慢环住肖恩的颈,温柔的看着他,肖恩像是被惊雷劈中猛的一抖,他看着瑞克的眼睛,不需要再多做什么,他急切的吻上去,将那些说不出的话和花瓣一起吞入腹中。

树影笼罩着他们,月光朦胧,花香浮动着,远处传来轻柔的夜曲,一切都像是新生般闪动着幸福的光辉。

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“话说你当初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就跑了?”

“ennnnn,你还记不记得得你进了一次厕所?”

“嗯哼?”

“我那个时候偷看了你的电脑。”

“So?”

“我一直以为你喜欢洛莉来着…”

“噗哈哈哈哈你甚至都没问过我。”

“我…你看上去又不像Gay…你知道班上有多少人偷偷喜欢你吗学委大人?”

“别的我不知道也不在乎,我只爱你。”

……

“唔…嘿,你不准用体重搞偷袭,这是犯规!”

“那,亲爱的学委大人可以再给我一个吻吗,please?”

……


…………

“下次不准压低声音,这也是犯规。”

“哈哈哈…好,遵命,学委大人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啊,终于写完了,文笔废(ᵕ̥﹏̑ᵕ̥̥),大家就当看个乐吧!如果有什么逻辑错误请见谅,我才看到第二季,下面是文里的三色堇。

紫色三色堇花语:沉默无语的爱

狗尾巴草:暗恋






















小短篇

瑞克.

瑞克.

多美好的名字,在他唇间缠绵成一个吻,又利落的斩下余音。肖恩想笑,他是个烂人,怎么会拥有他的吻。如果目光也能算吻的话,他吻过他千万次,光洁的额,羽翼般颤抖的睫毛,脆弱清澈的眸,湿润薄淡的唇…

其实他们之间是拥有一个吻的。那是还在军校的时候,一次搏击训练中,肖恩冲他打出一记直拳,瑞克侧身拉住他的手向后扯,他一时慌乱,另一只手圈住瑞克的腰,两个人一齐倒了下去,他的唇堪堪擦过瑞克的唇,最后停泊在他的耳边。肖恩一下子红了脸,瑞克却在他身下春风似的笑,胸膛震颤着,从他身上一直钻进了他的心里。

后来肖恩躲了瑞克好一阵,还是洛莉出面弄好他不清缘由的别扭,他才发现瑞克一点事没有,肖恩还为此愤恨失落了一阵。天知道,他当时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再后来,瑞克就和洛莉在一起了,他告诉他时,肖恩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消失了,肖恩短促的笑了一下,又像心虚似的低下头道喜。瑞克睁着润盈盈的眼看着他笑起来,像只脆弱的鹿。

等他走了,肖恩愣了一阵,等熄了灯大家睡了,他才回过神似的,一个人在黑暗中泪如雨下。

此后,他又是那个风流不羁的少年,瑞克最好的兄弟。谁想的到这些表象下,埋藏着一个少年还未发芽的爱。令人作呕的肮脏的爱。

可怜的肖恩啊,我可怜他,他就像个吝啬的守财奴,紧紧的攥着仅有的金币。肖恩被自己逗乐了,不知死活的笑起来。

唉。




文笔不好求轻喷,算是党费了。

该死的圈子为什么这么冷啊༼༎ຶ෴༎ຶ༽



不爽猫和大金毛

Q:说说有哪些“全世界大概只有我在嗑”的冷cp?

行尸走肉里面的正直小警官和他的白切黑同事!

两个人超帅超有默契的,但居然没人嗑?双强,一黑-白超戳我的啊!!!同事又壮又高还是卷发,小警官瘦瘦的,超柔软好推倒。

(ಥ﹏ಥ)

这么好嗑居然连tag都找不到…

༼༎ຶ෴༎ຶ༽

Q:写cp的三个关键词猜猜是哪对?

布鲁克林 火车 盾牌

(ಥ﹏ಥ)

Q:被你记在备忘录里的句子?

“暂时性喜欢很没意思 爱很廉价周围都是.”